您的位置:一品俠中文網_鬼谷原創部落 > 偵探推理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一十二章 利益分配

《重生之魔教教主》章節目錄 第六百一十二章 利益分配

    [一品俠yipinxia,net]

    外部的一些余波并沒有驚擾到楚休,此時他還在關西之地內閉關修行。

    這次閉關帶給楚休的并不是自身力量上的提升,最主要的是感悟。

    跟宗玄與張承禎的一些戰斗經驗,還有那天誅地滅弒仙神指倒是好說,其實最難消化的是那道蘊。

    這道蘊內蘊含的乃是最為純粹的天地之道,將虛無縹緲的東西凝練成了實體,不得不說,上古時期那三清殿的實力當真是很強,甚至強大到了讓人顫栗的程度。

    看三清殿的態度就知道了,隨手便甩出了九道道蘊來,好似對于他們來說,這道蘊根本就是唾手可得一般。

    楚休閉關了接近一個月的時間,領悟這道蘊便領悟了二十多天,但卻依舊沒有什么收獲。

    而且楚休認為他自己的悟性已經算是很不錯了,結果還是無法將這道蘊參透,難不成是自己跟這道蘊的屬性不合?

    仔細想想倒也真有可能,道門一脈講究清凈無為,若是體悟這道蘊的要求是楚休也要保持這樣的心境,那他估計這輩子都悟不透這道蘊。

    就在這時,楚休的閉關密室當中魔氣黑霧彌漫,梅輕憐的身影從其中走出。

    楚休知道梅輕憐找他可沒有事先通知敲門的習慣,所以這一次閉關,他可是穿了衣服的。

    梅輕憐美目中神情流轉,一眨不眨的盯著楚休,看的楚休心里都有些發毛了。

    “我說圣女大人,你這么看著我干什么?”

    梅輕憐輕笑了一聲道:“當然是看一看江湖歷史上萬年才出一個奇才啊!

    楚休搖搖頭道:“張承禎是千年才出一個奇才,我可不好意思說什么萬年!

    梅輕憐伸出玉指,虛點了楚休幾下道:“不用謙虛,你這個‘奇’跟張承禎的奇可不一樣,若是讓外面的人知道,龍虎榜第一跟第三竟然是一個人,整個江湖都會沸騰的。

    甚至可以說,你一個人便耍了整個江湖,嘖嘖,你不是奇才,誰是奇才?”

    楚休聞言頓時一愣:“林燁那個身份進入龍虎榜第三了?”

    自己能夠得到龍虎榜第一的位置,這點楚休并不奇怪,畢竟他是當眾擊敗了宗玄的。

    但他沒想到的是林燁這個身份竟然也踏入了龍虎榜第三位。

    畢竟他在動用林燁這個身份的時候大部分都是用七魔刀來殺人的,虛行是被他用七魔刀重創的,真陽子也是死在了他的七魔刀之下。

    再加上他是魔道出身,風滿樓難免會在排名上打壓他一下,認為他是動用了外物才達到這種實力,從而降低他的排名。

    但楚休沒想到這次風滿樓竟然還挺公正的。

    梅輕憐道:“其實風滿樓做事還算是公允的,他們也不是正道宗門,但卻也不能明目張膽的站在我魔道這邊。

    這次可能是張承禎鬧出的動靜有些太大了,或者是那幫正道宗門已經看出來了魔道崛起勢不可擋,所以也就沒給風滿樓施壓,讓他們在榜單之上做手腳。

    這也是好事,你在魔道一脈當中的名氣越大,這對于在魔道中行事也就越方便!

    正當楚休想要問梅輕憐,方便是什么意思的時候,梅輕憐忽然神色一肅道:“安流年是你殺的?”

    楚休挑了挑眉頭道:“很明顯嗎?是陸先生告訴你的?”

    梅輕憐輕哼了一聲道:“陸晉那小子沒告訴我的時候,我便猜出來了。

    安流年可不是白癡,他怎么也算是江湖老人了,就算是進入了小凡天,也不會這么不小心把自己給弄死的,而且還死的這般無聲無息。

    而且這些年來安流年一向低調,基本上都呆在關中刑堂內閉關,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到誰有理由殺他了!

    楚休淡淡道:“這么一個阻礙,早就應該除掉了,圣女大人,你在關中刑堂謀劃了這么久,動作也未免太慢了一些,我若是不出手的話,有著安流年在,我們想要占據關中刑堂,可沒那么容易!

    梅輕憐柳眉倒豎,冷哼道:“踏入龍虎榜第一,就給你膨脹到這般模樣,竟然還嫌棄上我慢了?

    魔道一脈之前便十分低調,更別說是我隱魔一脈了,我動作一旦快了,讓那些正道宗門察覺到一些蛛絲馬跡,難保他們不會插手的。

    而現在無論是明魔一脈,還是我隱魔一脈都決定要弄出一些響動來了,就算你不動手,我也要考慮這方面的事情了!

    楚休笑了兩聲,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他之前提議除掉安流年時,梅輕憐可還顧忌著關思羽呢。

    不過楚休也沒去戳穿這個愛面子的女人,他神色一正道:“圣女大人,安流年既然已經死了,我魔道一脈暗中執掌關中刑堂是早晚的事情,所以我現在想要問問,萬一哪天我等真占據了關中刑堂,那這關中刑堂,到底應該算是誰的?你的?我的?還是整個隱魔一脈的?”

    這是一件很敏感的事情,不過楚休以前一直都沒有說。

    梅輕憐是梅輕憐,他是他,隱魔一脈則是整個隱魔一脈。

    雙方互有關系,但卻又各自獨立,事后這勢力究竟如何分配,是一個很關鍵的事情。

    以前楚休實力不足,他也沒有資格說這些。

    但現在楚休位列龍虎榜第一,楚休和林燁這兩個身份合在一起,甚至足以力敵一些在江湖上有名有姓的武道宗師,哪怕不算任何背景,楚休也是不懼任何人,所以他現在才有資格面對面跟梅輕憐說這種事情。

    梅輕憐深深看了楚休一眼道:“你倒是直接,不過這樣也好,事先說清楚了,也省得像那幫虛偽的正道宗門那樣,表面師兄弟,內里卻是內斗不休。

    隱魔一脈那邊你放心,你自己爭來奪來的東西,隱魔一脈不會要的。

    隱魔一脈不是宗門,準確點說,只是一個聯盟,大家各有各自的勢力,為了同一個目標聯合在一起。

    所以你雖然得不到像那些宗門一樣的各種資源和優待,但卻也不用擔心會有什么不公等齷蹉的事情。

    眼下隱魔一脈只是由魏書涯老前輩等幾個資格很老的魔道前輩坐鎮,除非有像上次浮玉山正魔大戰那種關乎到整個魔道榮辱的事情,否則隱魔一脈是輕易不會聚集的!

    說完這些,梅輕憐目光直視著楚休,一股股奇異的韻律悄無聲息的散發而出,挑動著楚休的神經。

    梅輕憐緩緩開口,聲音卻是如同呢喃一般:“至于你我,我也有些說不準,現在,我能信任你嗎?”

    楚休的精神力何其強大?甚至已經到了比之大部分武道宗師都強大的地步。

    心魔輪轉大法施展而出,楚休的精神力宛若漩渦一般,將那股韻律全部攪散。

    挑了挑眉毛,楚休淡淡道:“陰魔宗的姹女大法的確很不凡,不過圣女大人,你在我面前就不用來這一套了吧?你還怕我不說實話?”

    梅輕憐神色肅然道:“我這不是開玩笑,而是說真的,楚休,我是越來越有些看不透你了。

    其實我要的東西很簡單,無非就是一個陰魔宗的名聲跟傳承而已。

    之前你笑我在關中刑堂內潛伏這么長時間還沒有進展,我承認,這跟魔道一脈的處境沒什么關系,只是我不擅長這類權謀之類的東西,所以在某些決定上有些優柔寡斷,錯過了很多好機會。

    陰魔宗在時,我是圣女,上面有宗主,下面有大堆的弟子,這些東西用不到我來操心,也不需要我來操心。

    現在陰魔宗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沒幻想著靠我一個人的力量來重建陰魔宗,但我卻要為未來的陰魔宗留下一個香火傳承。

    陸晉那小子如此無私的幫你,是為了要與你結一個善緣,日后你好跟無相魔宗聯手結盟。

    我現在幫你,甚至可以幫你將整個關中刑堂拿在手中,你又是否能幫我在隱魔一脈中重建一個陰魔宗?不需要太強大,只需要一個名聲,一個傳承便可以了!

    梅輕憐緊盯著楚休,她的目的一直都很簡單,但她卻不知道楚休的心思,這也是梅輕憐無法完全相信楚休的原因。

    梅輕憐的實力是有的,但她潛伏在關思羽身邊這么多年,卻是沒經營多少勢力,甚至連一個安流年都沒有搞定,這足以證明梅輕憐并不擅長權謀類的東西,想要重建宗門,難之又難。

    一個人跟一個有著傳承的宗門是兩種概念,梅輕憐一個人可以活的不錯,但她卻沒有能力去重建并且管理一個宗門,去處理方方面面的事情。

    扶植一個有能力的人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梅輕憐不需要控制住一個宗門,她只需要控制住一個人就足夠了。

    楚休便曾經是這樣的人選之一,不過隨著楚休的實力越來越強,甚至在關中刑堂內的威勢都是后來居上,現在的楚休已經完全有資格跟梅輕憐平起平坐了,所以梅輕憐也再沒有想過控制楚休,她想的只有合作。

    甚至此時該輪到梅輕憐謹慎一些了,因為她無法確定跟楚休這種心思深沉到無人能猜到他心中底線的家伙合作,到底是福,還是禍。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今天3d318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