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俠中文網_最受歡迎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_書林_酷虎_小說樓_庫哈_讀書族 > 偵探推理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章節目錄 第五百九十五章 楚休,你該死!

《重生之魔教教主》章節目錄 第五百九十五章 楚休,你該死!

    [一品俠yipinxia,net]

    安流年的五法劍匯聚五行之力,其威能之強大,甚至有些超乎了楚休的預料。

    人傀儡畢竟只是傀儡,公輸元說人傀儡能夠保留生前的實力,其實指的只是基礎的力量。

    但武者的戰斗力跟不光跟力量有關,還有自身的意志,戰斗經驗等等有關,而這些卻是人傀儡所缺失的。

    所以在跟安流年的戰斗中,人傀儡幾乎是全方位被碾壓,最后它抽身后撤,用嘶啞的嗓音厲喝道:“安流年!你們關中刑堂好大的膽子!這件事情我記下了,這筆帳來日再算!”

    說完之后,人傀儡直接轉身便逃,但在后面的楚休卻是暗罵了一句,這公輸元是煉制傀儡煉制的腦袋僵住了嗎?竟然還犯這么低級的錯誤。

    關中刑堂在江湖上很低調,而安流年則是更為低調。

    正常大部分的江湖人雖然知道關中刑堂有著緝刑司這么一個部門,但卻連最常出面的方殺跟司銘都不知道,更別說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的安流年了。

    所以現在公輸元操縱人傀儡說出這么一番話來,其實疑點是很多的。

    但所幸的是安流年并沒有察覺出來有什么不對。

    其實在關思羽剛剛繼承堂主之位時,安流年在江湖上的名氣還是很大的,畢竟那個時候大部分的江湖人都認為會繼承關中刑堂堂主位置的人是安流年,而不是關思羽,所以那時候安流年的名氣其實要比關思羽都要大。

    再加上安流年這么多年沒踏入江湖,他卻是忽略了,江湖人都是很健忘的,除了昔日跟關中刑堂比較密切的一些勢力,大部分人其實早就已經將他給遺忘了。

    看著楚休,安流年冷冷道:“那個遺跡在哪里?”

    楚休道:“就在前面,大首領請跟我來!

    安流年冷哼了一聲道:“別想;!不要以為你是關思羽的心腹,還擊敗了方殺便以為自己可以跟我等平起平坐了,昔日楚狂歌為堂主時,我率領緝刑司在江湖中廝殺,那時候別說你這個小輩,就連他關思羽,還都在關中刑堂內當一個小小的江湖捕頭,沒有出頭呢!”

    楚休低著頭,點頭應是,做出了一副想要反駁,但卻暫時隱忍的模樣,這倒是讓安流年沒感覺出不對來。

    這楚休若是當真一點反應都沒有,直接服軟,那才叫奇怪呢。

    不過不要緊,他也不需要這楚休心服口服,他只需要這楚休把他帶到那遺跡中去。

    能讓隱魔一脈的一位武道宗師來追殺他,想必那遺跡中應該是有著不少好東西才是。

    楚休一路帶著安流年走到了一座偏僻的山谷當中,這讓安流年有些微微皺眉。

    小凡天內的靈氣充裕,但其實也是有著強弱之分的,大部分的遺跡其實都是在靈氣充裕的地方。

    而這座山谷的靈氣則是稀薄的很,還有人在這地方建造宗門?

    楚休打頭進入山谷當中,看到楚休先進去,安流年也是沒想那么多,直接便踏入了其中。

    不過就在這時,楚休卻是大叫了一聲:“遭了!讓其他人捷足先登了!”

    安流年立刻走過去道:“怎么回事?”

    楚休指著谷口前,圍成一圈,躺在地上的黑色尸體道:“這些人便是之前隱魔一脈負責看守遺跡的那些武者,現在他們卻都死在了這里,多半是我被追殺的時候,被人給捷足先登了!”

    安流年狐疑的望著楚休:“有這么巧合的事情?你莫不是在誆騙我,這里面壓根就沒有什么遺跡!

    楚休連忙道:“我怎么敢去誆騙首領大人你?這些尸體可還都是新鮮的,顯然是剛被人所斬殺!

    安流年聞言還是有些疑惑,這楚休在關中刑堂內的口碑便不怎么樣,所以他一直懷疑遺跡是有的,不過卻是在另外一個地方,這地方只是楚休之前來過的一個地方,但卻已經被他搜刮空了,人也是他所殺的,然后誆騙自己被人捷足先登。

    安流年不愧是關中刑堂出身的武者,雖然他早就不當江湖捕頭了,不過這專業素質也是很過硬的,短短的一瞬間他便腦補推演出來了這么多的東西。

    所以在懷疑之下,安流年便準備親自去檢查一下那些尸體,看看他們究竟是不是死在楚休手中的。

    不過就在安流年剛剛走向那些尸體的一瞬間,瞬間那些尸體竟然‘騰’的一下站起來,手中一根根絲線連接,陣法流光注入其中,好似天羅地網一般,向著安流年籠罩而來!

    直到此時安流年才注意到,這些尸體壓根就不是什么死人,而是一具具面目可憎,披著人皮的傀儡!

    “滾開!”

    安流年手中的金劍出鞘,庾金的鋒銳之氣被他施展到了極致,那些實力只有天人合一境的傀儡直接被轟飛,但那絲線卻是紋絲不動,繼續向著安流年絞殺而來!

    公輸元的身形從山谷上方躍下,大笑道:“別白費功夫了,沒用的,這是我用雪域冰蠶、北海水蠶、南疆金絲蠶等無數異蟲的蠶絲所編織出的捆神網,神兵都斬不斷的!

    不過此時安流年的注意力卻并沒有在公輸元的身上,而是在他的身后!

    在被埋伏的一瞬間安流年便想到了,既然這是一個陷阱,那引他過來的楚休又扮演著什么樣的角色?

    所以在這一瞬間,安流年直接回身,身后那四柄長劍齊齊出鞘,五行之力輪轉爆發,安流年一劍刺出,五色劍罡接引天地之力,他雖然只有一個人,但卻布置出了一坐強大無比的劍陣來!

    而在他身后,楚休并沒有動用餓鬼道化身或者是七魔刀這樣的底牌。

    這東西消耗太大,而且公輸元說了,最好是抓活的,所以楚休直接手中結印,周身佛光綻放,換日大法施展而出,大日如來虛影在那無邊的佛光當中,好似遮掩日月一般,換日偷天!

    大日如來之威一掌落下,跟那五行劍陣對撞,猛然間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無比的波動來,讓安流年步步后撤,眼中露出了一抹駭然之色。

    失算了!這才是那楚休的真正實力!

    安流年只看到過楚休出手一次,就是對戰方殺的那一次。

    但那一次方殺并沒有動用他壓箱底的秘法,楚休也是沒有動用全力,之所以楚休能夠輕易勝過方殺,一個是因為方殺有些輕敵,第二便是楚休的戰斗節奏把握的太出色了,甚至跟他們這些武道宗師比也是毫不遜色。

    所以那一戰安流年只是看出來楚休的實力不錯,但卻沒感覺他能強到哪里去,甚至是強到可以威脅到自己的程度。

    而現在換日大法一出,感受到其中的力量,別的不說,這楚休單論爆發力就已經能夠跟他媲美了。

    如果他知道楚休的實力,那從最開始他就不會上當了。

    那個追殺楚休的魔道宗師,他的實力雖然不錯,但卻算不得強,以楚休的實力別說被他追殺,他甚至都能夠反追殺對方!

    但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安流年想的便只是逃出這包圍。

    這時公輸元心疼的大喊道:“出手給我注意一些!別把我的捆神網給弄壞了!”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便看到那邊安流年手捏劍訣,一瞬間其余四柄長劍都緊隨在金劍身后,隨著他一劍斬出,金色的鋒銳劍芒好似鋪天蓋地一般的斬出,撕裂一切,那捆神網瞬間便被斬開!

    五行之力相生相克,其他四柄劍的力量在生克之后都將力量給了金劍,將這股鋒銳的威勢發揮到了極致。

    捆神網只是理論上能夠防御神兵,但神兵加上武者的武技,所能夠發揮出的威能那可就不一定了。

    看到這一幕,公輸元心疼的直哆嗦,大喊著虧了虧了,早知道如此的話,他就不幫忙出手了。

    金劍鋒銳,水劍至柔。

    安流年手中的水劍之上爆發出了一陣透明的波紋,一劍斬出,眼前的空氣都在波動著,安流年的身形也是跟著那股律動,仿若游魚一般,迅速的向著谷外逃去。

    不過這時候他卻駭然的發現,自己距離山谷的出口明明只有不到百丈的距離,數息就能夠逃出去,但結果這么長時間,他竟然好似在原地踏步一般,出口還是那么的遠。

    向著周圍一看,哪里還有什么山谷,周圍竟然是一片漆黑,地面上黃泉河水流淌,無數惡鬼向著他咆哮而來,天空之上,還有著不著寸縷的妖媚魔女舞動身姿,勾動著他的欲望心防。

    “給我碎!”

    安流年周身五劍盤繞,最后都變成了赤紅炙熱的模樣,五劍齊齊斬出,炙熱如火的劍罡焚盡邪魔污穢,露出了他面前陸先生的身影。

    “無相魔宗!”

    安流年的眼睛頓時瞪大。

    公輸元他并不認識,但無相魔宗的天魔無相妙法名氣還是很大的。

    猛的將頭轉向楚休,安流年咬牙切齒道:“楚休!原來你竟然跟魔道有勾結,該死!你當真該死!”

    安流年這一刻所想到的竟然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關中刑堂的未來。

    一個跟魔道有勾結的家伙打入了關中刑堂內部,還成為了四大掌刑官之一,關思羽的心腹。

    有著這么一個心懷不軌的家伙在,關中刑堂的未來究竟會如何,安流年根本就不敢想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今天3d318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