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俠中文網_最受歡迎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_書林_酷虎_小說樓_庫哈_讀書族 > 偵探推理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章節目錄 第五百六十三章 上古隱秘

《重生之魔教教主》章節目錄 第五百六十三章 上古隱秘

    [一品俠yipinxia,net]

    那所謂小凡天的鑰匙在楚休看來就是一個不規則的石塊,上面沒有任何的能量,說它奇異,是因為這石塊實在太硬了一些。

    開始的時候楚休只是試探性的捏了捏,發現捏不動,便又用罡氣試了試,也沒有反應。

    最后楚休甚至用天魔舞在那石塊上來了兩刀,也是一樣沒有留下絲毫的劃痕,這就很驚悚了。

    拿著石塊想了想,楚休徑直起身去找呂鳳仙。

    小凡天的事情對于其他散修武者來說是個秘密,但對于一些有資格進入小凡天的大派來說卻并不算什么大秘密,楚休自然也不會跟呂鳳仙隱瞞。

    把小凡天的事情說了一遍之后,楚休拿出那石塊對水無相等人問道:“你們在上古之時有沒有聽說過小凡天?這東西你們可曾見過?”

    水無相等四人都是從上古那個時代活下來的,他們知道的東西,應該要比現在的武者多得多。

    水無相搖搖頭道:“我等被封禁時,上古大劫還沒有開始,所以最后那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么,我等也不知道。

    不過我可以保證,在上古之時絕對沒有什么小凡天之類的東西!

    說到這里時,水無相忽然愣了愣,他拿起楚休手中的石塊仔細看了兩眼道:“這東西是不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罡氣也無法摧毀?”

    楚休點了點頭。

    水無相喃喃道:“我說怎么這么眼熟,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東西應該是凡天界碑的碎片,不過凡天界碑怎么會碎呢?”

    “凡天界碑?那是什么?”

    水無相道:“凡天界碑就是凡天界碑,誰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你提起小凡天三個字,還有這石塊的材質,我這才聯想到凡天界碑的。

    昔日在上古之時,西極最高峰天蒼山之巔便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寫著上凡天三個大字。

    不過那石碑也不知道是誰立下的,其中也沒有任何力量波動,甚至誰也搞不清楚上凡天到底是什么意思,久而久之,這石碑就被稱之為是凡天界碑。

    而且上古之時也有無數人測試過這凡天界碑,其中雖然沒有任何的能量波動,但卻堅固無比,甚至就連神兵都無法在其上留下一道劃痕來,無數強者對其出手測試過,也仍舊無用。

    現在你手中的這石塊跟凡天界碑的顏色一模一樣,再加上其特性,我幾乎可以肯定,這石塊就是凡天界碑的一部分。

    不過凡天界碑這種東西竟然都能夠破碎,我等被封印之后,這方世界到底發生了什么?那所謂的上古大劫難道就真的這般恐怖?”

    楚休摸著手中的石頭,看來這上古時期的隱秘有些超乎他的想象,甚至就連水無相這種從上古被封禁到現在的人也搞不清楚。

    “對了,你說西極之巔的蒼天山在哪?我怎么沒聽說過這地方?”楚休忽然問道。

    水無相道:“上古大劫之后整個天下的地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起碼現在的世界跟我等記憶中的世界已經是兩個模樣了,根本就找不出幾個相似的地方。

    若是按照位置來說的話,天蒼山所在的位置應該就在現在東西兩昆侖所在的位置!

    楚休點了點頭,就在這時,旁邊一直都沒有說話的呂鳳仙忽然從空間秘匣中拿出了一塊石頭,跟楚休手中的石塊顏色一模一樣,只是形狀不一樣而已。

    “我這東西,是不是跟楚兄你手中的鑰匙是一樣的?”

    楚休一愣,道:“呂兄,這東西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小凡天雖然三十年一開啟,但現在其規律、進入方法和種種禁忌等東西已經被外界的人給摸透了,所以這鑰匙幾乎都集中在江湖一些頂尖勢力的手中,被眾人所瓜分,流落在外的很少,沒想到現在卻是被呂鳳仙給找到了一枚。

    呂鳳仙撓了撓頭道:“在西楚的時候,有次我在夜間路旁歇息,便看到一隊人在追殺另外一人。

    本來江湖仇殺這種東西沒有誰對誰錯,被追殺的那人也沒有求援,我自然是懶得去管的。

    不過那一隊追殺者卻是想要殺我滅口,那我索性便將他們全都殺了。

    而那個被追殺者卻是已經重傷瀕死,他在臨死之前便將這東西交給了我,什么都沒說便死了。

    我弄不明白這東西是什么,所以就一直都收著,沒想到這東西還是一個寶貝!

    聽到呂鳳仙這么說,楚休也是略微有些無語。

    呂鳳仙這氣運還當真是恐怖,人在家中坐,寶物從天上來。

    氣運這種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但在呂鳳仙身上卻好像實質一般,還當真是恐怖的很。

    水無相等人倒是很欣喜,在他們看來,自家主公有著如此氣運,那絕對是他們的幸事。

    昔日在上古之時呂溫侯之所以戰敗被殺,真靈被封禁,其實也是有運氣不好的成分在其中。

    種種巧合把自己弄的是天下皆敵,呂溫侯若是不死,那才是真正的天下無敵了。

    楚休沉聲道:“既然呂兄你也有鑰匙,那正好我們便一起都在這里等消息,距離小凡天開啟的日子,怕是已經不遠了!

    小凡天每隔三十年一開啟,具體的時間雖然有些差異,不過其差異只有幾天的時間而已。

    所以每次到這段時間,各大宗門和風滿樓的風媒便會無比重視江湖上的風吹草動,一旦發現異常,立刻便派人去偵查。

    此時魏郡殤邙山的一座尋常密林當中,整個山體忽然開啟扭曲了起來,大股的靈氣爆發而出,使得原本殤邙山上那茂密的樹林此時顯得更加茂密了起來。

    魏郡這邊的變化很快就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其中最先得到消息的便是魏郡的本地最大的宗門滄瀾劍宗。

    此時滄瀾劍宗的大弟子竇廣臣正一臉興奮的跟柳公元匯報著這件事情。

    誰都知道,小凡天開啟的前三個時辰誰都可以進入,哪怕是一個普通人都可以進入其中。

    這便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完全靠運氣的東西。

    江湖歷史上可是有著不少的散修武者趕上小凡天就在自己不遠處開啟,然后他們意外被卷入其中,最后獲得機緣的傳說。

    這一次小凡天在滄瀾劍宗周圍開啟,這簡直就是上天賜給他們滄瀾劍宗的大機緣!

    不過跟一臉興奮之色竇廣臣比,柳公元的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表情,他手中還握著一枚石塊,也是小凡天的鑰匙。

    以滄瀾劍宗現在的實力,他們能有一枚鑰匙就已經很不錯了。

    柳公元曾經也進入過小凡天,不過世人都只知道其中有機緣,但卻殊不知天下沒有都是機緣的福地,小凡天內的機緣多,但危機,卻是要比機緣多十倍甚至是百倍。

    柳公元已經老了,再次進入小凡天也沒有多大用處了,所以這枚小凡天的鑰匙他是準備留給沈白的。

    結果現在沈白被廢,仍舊在滄瀾劍宗的密地閉生死關,現在也是生死不知,但結果小凡天卻是正好出現在了魏郡,這還當真是諷刺的很啊。

    一旁的竇廣臣看到柳公元沒有說話,他連忙道:“師父,趕快下令讓我滄瀾劍宗所有的弟子都進入小凡天吧,這可是老天眷顧我滄瀾劍宗,送給我滄瀾劍宗的機緣!”

    柳公元搖搖頭道:“不能都進!

    竇廣臣一愣道:“為何?”

    其他宗門都要靠著鑰匙進入其中,但哪怕是大光明寺這種級別的宗門,鑰匙其實也并沒有多少。

    其他勢力甚至可以為了一把鑰匙內部斗的頭破血流,就是為了求一個小凡天的資格,現在他們滄瀾劍宗明明可以整個宗門都進入其中,為何柳公元卻不答應?

    看著竇廣臣,柳公元嘆息了一聲道:“莫要被利益蒙蔽了眼睛,人人提到小凡天都只會提到其中的機緣,但有誰想過其中的兇險?

    能夠進入小凡天的,都是正魔兩脈的高手強者,要么就是龍虎榜之上的俊杰人物,就算是武道宗師在其中都有著隕落的風險。

    有些機緣你實力不夠,別說是拿走了,為之送命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在小凡天內,真正危險的可并不是里面的種種陷阱,而是人!

    小凡天已經開啟了這么多次,其中意外進入其中的散修武者數不勝數,但真正能夠帶著機緣走出來的有多少?屈指可數!

    我滄瀾劍宗若是傾盡全宗的力量進入其中,你信不信,能不能拿到好處機緣先不說,能夠活著出來的,最后甚至百不存一!”

    但竇廣臣還是不甘道:“但機緣在前,若是因為怕有兇險就望之卻步,弟子不甘!”

    柳公元嘆息了一聲道:“罷了,那你就帶著人進入其中吧,不過你要將這其中的兇險都跟其他弟子說明白,愿意進入其中跟你一搏的,那就進入小凡天,不愿意的,就跟我一起守在滄瀾劍宗,為宗門留下傳承香火!

    竇廣臣一愣道:“師父,你不去嗎?”

    柳公元搖搖道:“我已經老了,打不動了,小凡天內的爭奪激烈絕對超乎你的想象,我雖然不怕死,但卻要為了滄瀾劍宗守護最后一絲希望!

    說著,柳公元將目光望向了后山,沈白閉生死關的地方。

    那里有他滄瀾劍宗最后的希望,但卻是前途未卜的希望。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今天3d318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