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俠中文網_最受歡迎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_書林_酷虎_小說樓_庫哈_讀書族 > 偵探推理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章節目錄 第四百四十八章 世間沒有后悔藥

《重生之魔教教主》章節目錄 第四百四十八章 世間沒有后悔藥

    ps:感謝書友愛太美兩萬起點幣的打賞,恭喜成為本書第十三位盟主^_^

    感謝盟主路過不謝兩萬起點幣的打賞、感謝書友不吃竹筍兩萬起點幣的打賞、感謝書友gy三生石一萬起點幣的打賞。

    迎著楚休那魔氣滔天的強大魔刀,此時的楊開泰才感覺憋屈無比,事實上他楊家才是這件事情當中最為憋屈的一個。

    楊家跟張楚凡壓根就沒啥關系,他們只是邪極宗的一個傳話人。

    如果楊家老祖沒有莽撞的出手,那說不定楊開泰就會在楚休的威脅下將張楚凡給交出去了。

    楊家老祖要臉不要命,反正他活的是差不多了,但楊開泰卻是要命的,畢竟他可是正值壯年呢。

    但只可惜人家都是老成持重,但楊家老祖倒好,卻是跟其他世家的人反了過來,越老便越沖動,反觀他這個屬于年輕一輩的家主卻是謹慎無比。

    結果現在楊家老祖死了不要緊,卻是把他們整個楊家都給扔進去了。

    楊開泰手中的劍勢在楚休那阿鼻道三刀之下簡直猶如豆腐做的一般,轟然間便已經碎裂,他自身更是被震退了數步。

    轉瞬間楚休便已經踏入忘我殺境當中,再次殺來,刀勢席卷,殺意沖霄!

    論及實力,楊開泰在天人合一境的武者當中只能說是平庸的那種而已。

    他們楊家所傳承的功法平庸,而楊開泰的實力也是平庸的,在整個安泰府或者是樂平郡當中,楊家倒是可以逞逞威風,但放到整個江湖當中,楊家便算不得什么了。

    昔日那聚義莊的韓放實力可是不弱,結果在楚休手中也沒擋住幾招,而現在這楊開泰嘛,甚至還比不上韓放。

    在楚休那剛猛狂放的刀勢之下,楊開泰步步后撤,幾刀過后,他手中的長劍便已經轟然碎裂!

    楊開泰驚駭之下已經顧不得再去跟楚休說什么靠山,講什么得失了,他直接驚駭的大喊道:“停手!我愿意交出張楚凡!還請楚大人放我楊家一條生路!”

    楊開泰認輸服軟,但楚休手中的刀勢卻是沒有絲毫的停頓。

    “之前我給過你楊家機會,但可惜你卻是沒有珍惜。

    這天下什么東西都能夠買得到,但卻唯獨后悔藥是買不到的。

    覆水難收,所以,你今天,便去死吧!”

    話音落下,楚休的刀勢變得更加狂暴了起來,那刀鋒之上的魔氣甚至都已經幾乎凝聚成了實質一般,只要楊開泰挨上那么一刀,不死也要重傷!

    楊開泰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決然之色,兔子急了還咬人了呢,更別說是他這位一家之主了。

    楚休既然欺人太甚,想要把他往死里逼,那他也有拼死一搏的決心!

    就在這一剎那,楊開泰周身血霧升騰,他赫然是果斷的選擇了燃燒精血。

    其實江湖上把事情做的像楚休這么絕的始終都是少數。

    當然并不是那些人心懷慈悲,不想趕盡殺絕,而是人在絕望之下通常會爆發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力量,一旦趕盡殺絕,自己也要受到一部分的沖擊甚至是風險,畢竟一個拼命的人還是很恐怖的。

    但楚休不一樣,他是寧肯在有機會的時候把所有人都殺光,他也不想在留下幾個仇人,雖然那些人暫時威脅不到自己,但說不定未來會有什么變故呢。

    現在的楊開泰便已經開始搏命了,只不過看到他的動作,楚休的嘴角卻是露出了一抹冷笑來。

    魔血**的威能其實在剛開始激戰的時候效果并不大,甚至只能起到一個騷擾的作用。

    在敵人全盛時期,就算是動用魔血**其實也無法將對方的氣血全部拉動,但只要對方體外經脈或者是內腑受創,那就相當于木桶有了裂痕,楚休的魔血**便可以順著那裂痕,將對手體內的鮮血全部引動,威能邪異恐怖。

    而現在楊開泰所用的燃燒氣血的方式乃是最為粗糙的一種,就是單純的以內力點燃氣血,換得同等價值的力量。

    對付這種搏命的秘法,楚休倒是沒選擇去吸引氣血之力,他反而是動用魔血**去更加激烈的點燃楊開泰的氣血。

    在那一瞬間楊開泰便感覺到了不對。

    燃燒氣血也是要循序漸進的,必須要讓真氣完全點燃氣血,二者融合才能夠發揮出最大的功效來。

    但如此劇烈的燃燒氣血,這已經不是搏命了,而是在自殺!

    楊開泰周身的氣血瘋狂的燃燒著,那些力量都已經不受他的控制了,甚至就連理智都已經漸漸消失。

    不過楊開泰唯一的執念便是要殺楚休,所以他周身所有的力量都已經凝聚在一起,化作沖霄的劍氣斬向楚休,完全就是本能一般的攻擊。

    但在楚休天子望氣術還有他速度奇快的內縛印之下,那強大的劍氣卻是根本就沒有傷到楚休。

    氣血漸漸的耗光消散,楊開泰的眼中露出了不甘之色,最終轟然倒地。

    準確點來說他并不是被楚休斬殺的,而是自己把自己給耗死的。

    而此時楊開泰一死,其他楊家的人都好似嚇呆了一般,然后便如同鳥獸一般受驚而散,紛紛開始逃離。

    楚休一揮手,嘴里淡淡的吐出了一個字道:“殺!”

    很明顯,楚休這是準備趕盡殺絕了。

    像是唐牙等跟著楚休這么長時間的老人都已經明白了楚休的行事風格,所以二話不說,直接帶著人便上。

    而王雙冬等加入楚休麾下不久的人則是還有些受不了,所以下意識的沒有動作。

    之前追殺張楚凡也就罷了,那畢竟是楚休的任務,張楚凡也是有一些實力在身的。

    但現在楚休屠戮楊家卻根本就是一場屠殺而已,這讓王雙冬等人都有些抗拒,認為這種屠殺有失天和。

    楚休走到王雙冬等人身側,淡淡道:“怎么,有些于心不忍了?

    正道俠士以德服人,而我們這種人,能干的便是以殺止殺。

    有句話說的好,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你去行善積德,你做了一件好事,不會有人稱呼你為俠士,相反你若是作惡,哪怕是再小的惡,也會背上罵名。

    反正都是被人罵,罵的輕一些和罵的重一些有什么區別?

    在這個世道上做好人是很難的,除非你能夠做到昔日巨俠楚狂歌那個級別。

    否則的話,那就放下你們心中那些無所謂的底線和規矩!”

    王雙冬等人都是心頭一震,楚休的話對于他們的三觀還是有些沖擊的。

    王雙冬等人其實算不得什么好人,他們都是散修出身,好事沒做過多少,人殺的也是不少。

    像是王雙冬本人更是‘毒藥師’杜不救的弟子,幼年便開始殺人練毒,直接死在他手中的人沒有多少,但間接死在了他手中的人卻是數不過來。

    不過他們雖然不認為自己是好人,但卻也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壞人。

    而現在楚休卻是告訴他們,是時候認清自己了,想要當好人的,那就去學楚狂歌,現在便離開,做好事做到極致。

    想要當壞人的,那既然惡事都已經做過了,那就別想著即當婊子又立牌坊,像聶仁龍那樣的偽君子也不是誰都能當的,還是當一個真小人來得簡單。

    王雙冬等人對視一眼,紛紛咬著牙沖了上去,倒是沒有一個人選擇離去的,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可不是當好人的料。

    不一會,楊家的人還沒有殺完,唐牙便已經拎著張楚凡走到了楚休的身前。

    上一次唐牙一時不查被張楚凡給逃掉了,但這一次唐牙卻是不會再讓張楚凡逃走了。

    他雖然為人懶散了一些,但若是在同一個地方跌倒了兩次,那唐牙可丟不起這個臉。

    而張楚凡此時被唐牙擒在手中,他是真的感覺到害怕了,還有不甘。

    前段時間他還在做著得到神功傳承,成為武林至尊的美夢,沒想到現在這美夢便已經支離破碎了。

    而且最為憋屈的是,張楚凡直到現在都不清楚,楚休為何要殺他!

    雖然楚休口口聲聲說是要除魔衛道,但張楚凡哪怕是白癡都能夠看出來這楚休究竟是什么樣的人。

    如此兇殘,動輒便要滅門滿門的家伙說要除魔衛道,誰會相信?

    況且楚休是關中刑堂的人,東齊的正道武林都沒說要來殺他除魔衛道呢,他楚休著什么急?

    張楚凡還想要最后掙扎一下,他還有大好年華,輝煌的未來沒有享受,此時當然不想就這么去死。

    所以張楚凡連忙沖著楚休大聲道:“楚大人……”

    只不過張楚凡才剛剛喊出了這三個字,便見楚休將右手放在了他的腦袋上,雙目宛若深潭一般,天絕地滅移魂**施展到了極致,強大的精神力直接粗暴的探入到了張楚凡的腦海當中,掠奪著他腦海中關于魔心堂傳承的記憶。

    張楚凡的身體不斷的抽搐著,等到楚休將記憶徹底剝奪之后,張楚凡已經是七竅流血,倒在地上,徹底沒了生息。

    這種粗暴的搜魂之法好一些的能讓人在事后變成白癡,壞一些的嘛,就如同現在這般,直接被精神力沖擊而死。

    當然從一開始楚休便沒想讓這張楚凡繼續活著,從他得到魔心堂傳承的那一刻開始,雙方便注定只能活一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今天3d318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