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俠中文網_最受歡迎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_書林_酷虎_小說樓_庫哈_讀書族 > 偵探推理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八章 沖突

《重生之魔教教主》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八章 沖突

    平心而論,姜濤然是不想跟楚休為敵的,從楚休還是外罡境,剛剛擔任巡察使的時候就是如此。

    姜濤然一直都是一個小心謹慎到了極致的人,楚休乃是楚源升舉薦到關中刑堂的,背后有著楚源升的面子,何苦去得罪他呢?

    所以他便坐山觀虎斗,在楚休跟衛寒山斗的不可開交時,他在暗中出手,花費很小的代價便從魏九端那里要來了一座屬于衛寒山的辰州府。

    而現在楚休已經到了三花聚頂境,而且還在神兵大會之上名揚江湖,可以說是他們關中刑堂門面人物,這樣的楚休他就更加的不想去招惹了。

    但他不想去招惹楚休,奈何現在楚休卻是跑來招惹他。

    自己沒招誰也沒惹誰的,結果楚休卻是把手伸到了他的地盤上,這讓姜濤然怎么忍?他若是忍了,那在他麾下的兩個州府中他的名聲可就也要徹底散盡了。

    所以姜濤然直接冷哼道:“等著,我這便帶著人去查看!”

    說著,姜濤然便帶著自己的手下直奔羅家所在的店鋪。

    此時羅家那邊看到姜濤然竟然都親自出現了,羅家老祖連忙對唐牙道:“唐大人,接下來可就交給你了!

    面對張家時羅家可以輕易出手,但面對姜濤然這么一位關中刑堂的巡察使,他卻是不敢動了。

    羅家店鋪的門前,不少武者都在圍觀著,他們幾乎都是辰州府當地的一些武林勢力派出來的人。

    羅家的動作他們早就察覺到了,不過他們卻沒有擅自妄動,而是蠱惑最先沉不住氣的張家動手,他們為的就是想要看看這羅家的底氣是什么,楚休到底是什么意思。

    現在姜濤然都來了,事情可是很快就會有眉目的。

    羅家老祖笑呵呵的親自出去迎接,拱拱手道:“姜大人前來怎么不提前通知一聲?老朽卻是有失遠迎了!

    姜濤然一擺手,冷聲道:“別跟我扯那些沒用的,楚休的手伸這么長,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庭廣眾之下,羅家老祖當然不會說這是楚休授意的,他只是笑呵呵道:“姜大人怕是誤會了,這里面可沒有楚大人什么事情,難道我羅家還不能去其他地方做生意了?”

    姜濤然冷笑道:“好好好,不說是吧?那行,等下讓楚休親自來我辰州府要人!”

    說著,姜濤然直接厲喝道:“把羅家的店鋪都給我封了!我懷疑羅家參與走私違禁品,立即查封!”

    就在這時,唐牙從內里慢悠悠的晃悠出來,淡淡道:“誰說羅家走私違禁品的?我剛剛查完,純屬胡說八道!”

    姜濤然瞇著眼睛看著唐牙,他認識唐牙,此人乃是楚休麾下心腹,昔日也曾經是青龍會出身的殺手。

    “建州府的江湖捕頭來我辰州府多管閑事,楚休這是連規矩都不顧了嗎?簡直就是胡鬧!”

    唐牙慢悠悠道:“有件事情忘了告訴姜大人你了,我家大人在之前就已經被堂主大人晉升為了緝刑司的七級密探。

    我在這里可不是以建州巡察使堂口江湖捕頭的身份來的,而是接到了緝刑司密探楚大人的命令來的,這可是有很大區別的。

    眼下經我調查,羅家沒有問題,相反我懷疑張家卻是有可能走私違禁品,所以還請姜大人協助調查,莫要阻攔!

    此話一出,姜濤然的面色頓時就是一黑,楚休竟然成了緝刑司的密探,這件事情他可是沒跟任何人說過!

    不過這件事情一想倒是合理,畢竟楚休這次可是為了關中刑堂爭得了面子,立下這么大的功勞,關堂主可不是魏九端那么短視之人,肯定會給楚休一些應得的獎勵的。

    所以在這件事情上唐牙不會騙他,這話唐牙可是當著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的,他若是撒謊,楚休也要跟著倒霉。

    然而現在棘手的就是楚休的身份。

    在關中刑堂的制度上,緝刑司可是要比各地的巡察使和刑堂分部都是要高上半個等級的。

    從來都只是各地的刑堂分部配合緝刑司來調查某些事情,可沒有緝刑司來配合其他人調查的。

    眼下楚休扯虎皮做大旗,唐牙根本就是他的手下,但他卻是用緝刑司的身份來做文章,雖然這只是一個文字游戲,但卻是符合關中刑堂的規矩。

    而這時姜濤然的一名手下卻是有些搞不清狀況,別人都在低調的看著事情的發展,就只有他第一站出來表忠心,對著唐牙厲喝道:“大膽!竟然敢對姜大人如此說話,不知道上下尊卑的貨色!”

    說著,那名外罡境的武者竟然直接向著唐牙沖去,想要將唐牙拿下給姜濤然賠罪。

    看到這一幕姜濤然頓時暗罵了一聲白癡。

    眼下他們還沒動手,那便有跟楚休回轉的余地,而一旦動了手,他卻是勢必要跟楚休對上。

    看著那名沖上來的武者,唐牙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

    休息了這么長時間,結果就來了這么一個貨色給他活動筋骨?還當真是有些不爽啊。

    在那名武者持劍沖上來的一瞬間,唐牙的身形一動,自身猶如離弦之箭一般,瞬息之間便已經后發先至,出現在了那名武者的身前。

    他手中兩柄纖細的短刀浮現,雙雙斬落,鋒銳的刀罡直接轟碎了那名武者護體真氣,嚇的他連忙收劍防御。

    但就在這時,唐牙手中一抹金芒閃耀,一柄纖細的龍尾追魂鏢不知道何時竟然在唐牙的罡氣操控下向著他的后心激射而來!

    前后夾擊,那名武者只得強行催動自己全身的罡氣來抵擋身后的龍尾追魂鏢,但卻是被唐牙的雙刀直接斬飛,一口鮮血猛然間噴出。

    “放肆!”

    姜濤然怒喝了一聲,直接一掌向著唐牙落下,掌力雄渾無比,周圍的罡氣竟然帶著一股隱隱的吸力,唐牙的身形竟然不由得主動向著姜濤然撞來。

    本來姜濤然是沒想動手的,但那個白癡擅自動手卻是打亂了姜濤然的計劃。

    就算那名武者再白癡那也是他的手下,結果現在卻是當著眾人的面被唐牙幾招打的吐血,他若是不出手,臉面往哪放?

    而此時看到姜濤然出手,唐牙的眼中沒有畏懼,竟然還隱隱透露出一絲興奮之色來。

    青龍會出身的殺手都是同階當中的精銳,唐牙在外罡境時,同階當中幾乎無人能敵,執行任務時,以一敵多的事情很常見,當然只是幾個人,而不是像楚休那般變態的以一敵百。

    不過唐牙還沒有跟三花聚頂境的武者交過手,他現在卻是想要試一試。

    迎著姜濤然的那一掌,唐牙周身十余道金芒閃爍,同時十余柄龍尾追魂鏢激射而出,但卻詭異的不是直線向著姜濤然射來,而是被罡氣加持著漫天飛舞,好似一張大網一般向著神姜濤然全身上下各個大穴刺去。

    姜濤然冷哼了一聲,他畢竟是三花聚頂境的武者,自身的罡氣雄渾程度要遠超唐牙的想象。

    雙掌連拍之間,直接以自身強大的罡氣便將唐牙的那些龍尾追魂鏢全部轟飛。

    不過這時唐牙的身形卻是猶如柳絮一般飄散紛飛著,十分的詭異。

    隨著他的身形舞動,他周身竟然有著無數的銀針灑落,宛若暴雨梨花,無窮無盡!

    姜濤然也是被這一幕嚇了一大跳,這人是隨身帶著什么暗器機括不成?這么多的暗器他若是全部都用罡氣彈射而出,這人在罡氣的操控上究竟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都給我碎!”

    姜濤然怒喝一聲,雙掌合十,緩緩推出,看似笨拙,但自身罡氣卻是宛若山岳一般的堅不可摧,所過之處,那些銀針雖然密密麻麻,但卻全都被彈飛。

    不過就在此時,唐牙的手中卻是綻放出了一抹刺目的金芒來,他手中兩柄短刀刀柄相接,形成了一個月輪般的東西,閃耀著無比的鋒芒向著姜濤然斬來!

    那是一股極致的鋒芒之力,不包含任何雜質力量,完全是將罡氣凝滯壓縮到了極致所形成的鋒芒。

    曾經有人告訴過唐牙,暗器一道走的是奇詭的路線,但凡是能夠在這一道上修煉到大成者卻都是正奇交織,堂堂正正,正大光明的一道暗器出手,讓對方只能硬接,就好像現在他這一刀般,唐牙簡直把自己也當成了一道暗器給轟了出去。

    那一瞬間的鋒芒就連姜濤然都是嚇了一大跳,他立刻將自身的罡氣全部爆發而出,手捏拳印落下,身前的罡氣一瞬間變得粘稠無比,唐牙那一刀橫在中間,凝滯不動,但距離姜濤然卻已經不到一尺!

    轟然一聲巨響,姜濤然的罡氣碎裂,唐牙那兩柄短刀直接被轟飛,他整個人也是身形迅速向后退去,面色略有些蒼白。

    站在他對面的姜濤然雖然面色正常,但卻陰沉的厲害。

    方才他可是出了全力來抵擋唐牙那一刀的,若是松懈一份,很可能他方才就要受傷了!

    論及身份和實力唐牙都是小輩,結果他卻是在這個小輩的手中沒占到絲毫的便宜,楚休手下的人都是些什么怪物?

    “好!很好!楚休壞了規矩,我也不跟你這小輩廢話,到時候我會親自找楚休說個明白去的!”

    說完之后,姜濤然便直接帶著人離去,他身后的唐牙卻是露出了一絲笑容,但那笑容當中卻是帶著不屑之意。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今天3d318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