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俠中文網_鬼谷原創部落 > 偵探推理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什么仇什么怨?

《重生之魔教教主》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什么仇什么怨?

    ps:感謝書友喜歡看書的一員一萬起點幣的打賞

    夏侯無江這么一走,卻是直接把童開泰給坑在了這里。

    以楚休的實力,哪怕他現在已經被重創,童開泰也是沒有把握勝過楚休,更何況那還有那邊的洛飛鴻等三人在虎視眈眈。

    等到他們緩和過來,四人圍攻之下,自己想要走可就走不了了。

    所以在這一瞬間,童開泰直接做出了決定,逃!

    但是在楚休的智拳印之下,周圍的空間封閉禁鎖,他自己的身形則是仿佛陷入了泥沼當中一般,無法掙脫。

    楚休手中的紅袖刀出鞘,血煉神罡宛如傾盆暴雨一般的揮灑而下,轟然爆發出的那股威勢讓童開泰只能夠苦苦抵擋。

    所幸現在楚休不是巔峰狀態,所以他的智拳印持續的時間并沒有太久,童開泰在掙脫智拳印的封鎖之后,他周身魔氣暴漲,就連自己的身形都徹底被籠罩在那魔氣當中,周圍的魔氣繚繞,好似幻化成了蠻荒傳說中的鬼神一般,極其的恐怖。

    綿延數丈的一爪落下,童開泰全身的罡氣已經全部凝聚在他這一爪當中,威勢無量,向著楚休轟然落下。

    這一爪像是童開泰的修羅爪,而又好似不像,那一爪當中凝聚著強大無比的魔氣,其中竟然還夾雜著一股濃郁的血煞之氣。

    楚休手中的紅袖刀上也是魔氣爆發,阿鼻道三刀的第二刀落下,以魔刀硬撼那魔爪,瞬息之間魔氣四散,就連擂臺都變得陰冷了許多。

    一刀將那魔爪斬碎,但同時楚休的阿鼻道三刀也是被破去,但眼前的童開泰身形卻是化作了一道黑影,向著遠處跑去,他竟然在出手的一瞬間就開始逃走了,應該說他壓根就沒準備要跟楚休硬拼。

    周圍的人都是一愣,這童開泰表現的貌似有些慫啊,跟他那瘋狂的行事方式可是有些不符。

    楚休手捏內縛印,速度一瞬間爆發到了極致,一邊追著童開泰,一邊冷聲道:“鏡湖山莊都已經被陣法封閉,你就算是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而這時洛飛鴻等人也是從跟夏侯無江等人的交手中恢復了過來,逐漸向著童開泰圍攏了過來。

    童開泰嘿嘿一笑道:“當然是逃到外面去了,你看那邊,可是老天都在幫我!”

    就在楚休跟童開泰交手的時候,無相魔宗跟藏劍山莊等人的交手也是分出了勝負。

    藏劍山莊程庭峰不敵司徒厲,他手下的人也是被的無相魔宗的人給壓制,這一次魔劍他們怕是保不住了。

    但哪怕他們交出魔劍來,無相魔宗也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昔日參與過圍攻昆侖魔教的便有藏劍山莊,而且之前藏劍山莊也是參與過絞殺無相魔宗的事情,雙方都已經結下死仇,所以魔劍交與不交其實也沒什么差別。

    不過藏劍山莊那邊倒是果決的很,程庭峰一看自己等人都已經陷入了陷阱,他竟然直接選擇燃燒精血,動用藏劍山莊的秘法直接轟碎了陣法,自己在后方掩護其他人殺出去。

    此時陣法已經有了缺口,藏劍山莊的人可以出去,童開泰自然也是可以的。

    “楚休,你的心就暫時留在你身上,等有機會,我會來拿的!”

    話音落下,童開泰的速度便又快了幾分,直接向著那陣法缺口處逃去。

    看著童開泰的背影,楚休的眼中閃爍著濃重的殺機。

    他現在的狀態并不是很好,之前在跟沈白一戰時消耗過大,而且還受了一些傷勢。

    而且對面的童開泰偏偏速度也還不慢,若是換一個人來,楚休多半會放棄追殺,以后再找個機會解決。

    不過偏偏這人是童開泰,他還發現了自己心臟上的異常,這點是楚休絕對不能容忍的。

    童開泰已經知道了這個秘密,難保他不會把事情告訴其他人,而楚休最擔心的就是這個件事情會被苗疆拜月教所知道。

    人的聯想力都是很強大的,江湖上知道琉璃金絲蠱的人不少,但知道琉璃金絲蠱特性的人卻是很少,苗疆拜月教就是其中之一。

    若是苗疆拜月教的人知道了楚休的心臟有異常,再通過蛛絲馬跡知道他那些奇怪的‘天賦’,會不會聯想到琉璃金絲蠱上面?雖然幾率很小,但楚休卻是不敢保證。

    將危機扼殺在尚未開始的時候,這樣才是最保險的,所以今天,童開泰,必須要死!

    在這一瞬間楚休便下了決定,他手捏內縛印,但在罡氣爆發的同時,他周身卻是有著血霧彌漫,精血在源源不斷的燃燒著,楚休的身形簡直猶如離弦的箭矢一般,幾乎是瞬息之間便已經到了童開泰的身后!

    看到楚休的動作,童開泰頓時面色就是一變。

    他實在是不理解,這楚休為何會瘋子一樣的選擇追著他打,甚至連燃燒精血這種傷人傷己的事情都做出來了,就算是方才楚休跟沈白交戰時,他都沒這么拼命。

    自己雖然三番五次的對楚休動手,但實際上他卻還真沒對楚休造成什么實際上的傷害,那這楚休為何還要把事情做的這般決絕?到底自己是瘋子還是他是瘋子?

    不過此時童開泰已經顧不得這么多了,因為眼前的楚休已經斬出了一刀,那一刀落下,頓時無邊無際魔氣將他手中的紅袖刀跟他整個人籠罩,凄厲鬼嚎之聲想起,阿鼻地獄,永墮無間!

    這一刀童開泰熟悉無比,因為楚休方才就是動用了這么一刀,這才將沈白給擊敗的。

    但方才那一刀的消耗眾人可是都看到了,楚休施展出這么一刀來,絕對不好受,結果他竟然在短時間內施展了第二次,他這到底是有多想童開泰去死?

    面對那恐怖的一刀,童開泰一咬牙,他的手臂之上青筋血脈暴漲,無數的血霧繚繞在上面,那一抓落下,已經不是魔爪,而是沾染著無盡血霧的血爪!

    泣血魔手!

    這才是童開泰真正壓箱底的功法,不過消耗的卻是他全身的血氣,甚至用過之后,他這手臂都會暫時廢掉一段時間。

    沾染著無間煉獄魔氣的長刀劃過那泣血魔手,陰歷的魔氣撕裂著那血氣魔手,這兩個人交手時的場景簡直就是魔道之間的互相殘殺。

    一刀落下,楚休的面色蒼白無比,魔氣反噬洶涌而來,甚至讓他雙目當中都帶一抹濃郁的魔氣。

    但再反觀他對面童開泰,在硬接了楚休這阿鼻道三刀之后,他傷的甚至要比楚休更重,整個右臂都已經是鮮血淋漓,血肉碎裂開來,有些地方甚至是露出了森然的白骨!

    “瘋子!”

    童開泰暗罵了一聲。

    江湖上有許多人都在他罵他是瘋子,但童開泰現在卻是打心眼里認為這楚休才是瘋子。

    自己行事瘋狂和殺人都是有目的性的,但他卻是怎么都弄不明白楚休這么不依不饒的殺他,甚至不惜兩敗俱傷,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不過他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眼下他廢了一條胳膊,若是不趕快逃走的話,他的下場可是會凄慘的。

    不說后面的洛飛鴻等人都在追來,他童開泰自身在江湖上也是有著不少的仇家在的。

    甚至那怕是一個跟他毫無瓜葛的人都容易在他重傷的時候落井下石,想要殺了他去龍虎山拿賞金。

    不過就在他準備逃離時,楚休卻是忽然收刀,雙手結印。

    那是一個十分簡單的印決,左手輕握成拳,右手拇指輕扣在左手食指關節上。

    但就是這么一個簡單的印決在楚休的手中卻是綻放出了無盡的刺目光輝來,宛若大日一般的耀目!

    愿眾生圓滿,放無上光明。

    前字訣,圓滿寶瓶!

    感受到那圓滿寶瓶印當中所蘊含的力量,童開泰怒吼一聲,周身無邊的魔氣爆發,但卻瞬息之間就被那無盡的光明所吞噬!

    在這股力量之下,一切都將消融寂滅!

    光芒散落,魔氣已經徹底消散,一聲輕響傳來,童開泰的身軀仿佛一個破布娃娃一般被轟飛到了一旁,早就已經面無全非,甚至都差點看不出人形來了。

    而此時的楚休更是面色蒼白的嚇人,簡直猶如一個僵尸死人一般。

    隨著他那呼吸聲傳來,楚休身上所有經脈處所在的皮膚紛紛裂開,鮮血簡直猶如泉涌一般,駭人無比,不知道還以為楚休是被人給凌遲了。

    看到這一幕,從后方趕來的洛飛鴻等人呆住了,其他的武者也都呆住了。

    以往他們都認為童開泰是瘋子,但現在他們卻是確定了,楚休才是真正的瘋子!

    在他們看來,楚休跟童開泰之間的仇怨其實并沒有多大,不就是童開泰撩撥了楚休兩次嘛,不算什么大事,頂多算是兩次小沖突而已。

    結果就是因為這么點的事情,楚休竟然寧肯拼著兩敗俱傷也要把童開泰給當場擊殺,什么仇什么怨?至于嘛?

    在場的眾人紛紛打了一個哆嗦,看向楚休的目光中又多了一絲畏懼

    有時候讓人猜不透的人才是最為恐怖的,顯然他們現在就有些看不透這楚休了,這人簡直不能用常理來揣測。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今天3d318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