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俠中文網_最受歡迎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_書林_酷虎_小說樓_庫哈_讀書族 > 偵探推理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章 (第十更)

《重生之魔教教主》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章 (第十更)

    強烈的不甘充斥在沈白的心中,自己踏足江湖的第一步便要這么夭折了嗎?沈白不甘心,他師父也不會甘心,整個滄瀾劍宗都不會甘心!

    沈白所背負的東西有些太多了,一個人背負著一個宗門的興衰,這對于沈白來說雖然是責任動力,但卻也是壓力。

    而今面對失敗,沈白倒是可以選擇忍辱負重,懇請藏劍山莊出手幫忙,全身而退,畢竟藏劍山莊從一開始就不希望擂臺上出現生死斗。

    但方才是他沈白率先提出要跟楚休一戰的,結果他若是反悔,臉面何存?這是沈白絕對無法接受的。

    在這種壓力之下,沈白沒有退,他的全身罡氣都凝聚在了右臂之上,左手劃過右臂,鋒銳的罡氣竟然直接將他的右臂硬生生的劃開了一道巨大的傷痕,鮮血噴涌而出卻并沒有四散,反而是在罡氣的操控下,化作了一柄完全由鮮血鑄成的長劍!

    以血凝劍!

    這一招并不是滄瀾劍宗的功法,而是滄瀾劍宗昔日的一位前輩斬殺了一名魔道武者后,從他身上找到的一門邪攻。

    以罡氣操控,以自身鮮血化劍,堪稱是邪異無比。

    但這門功法的完整版應該是配合一門可以吸取對手氣血之力的武功使用,這樣在消耗自身鮮血斬殺對手后,還能恢復過來一些。

    而現在沈白動用這一招,卻完全就是在拼命了。

    身為大派弟子,總是要學一兩門最后拼命或者是逃命的底牌的。

    以沈白的性格,他不會逃命,所以他便選擇了這拼命用的以血化劍之法。

    魔道功法雖然邪異,副作用太多,但威能卻是毋庸置疑的。

    罡氣包裹著血劍,沈白整個右臂都徹底被鮮血所染紅,襯托著他此時蒼白的面色,顯得十分邪異。

    楚休的面色不變,手捏大金剛輪印,刺目的金芒在楚休的手中轟然綻放,將楚休襯托的簡直猶如佛門的降魔金剛一般,這一幕又是看得眾人有些微微無語。

    方才楚休那副魔氣滔天的模樣他們可沒有忘記,若非知道楚休出身關中刑堂,甚至還是關中刑堂的巡察使,保不齊就會有人出手除魔衛道的。

    而之前沈白則是劍氣縱橫,跟楚休交戰時的模樣簡直就是一個青年劍俠在大戰一個魔頭一般。

    結果現在倒好,情況正好反了過來,楚休動用著正大光明的佛門功法,而沈白卻是用出邪異的魔功來,好像是佛門高僧在降魔誅邪一般。

    大金剛輪印跟沈白那血劍對撞,那濃郁的氣血瞬息之間被大金剛輪印轟碎了一半,但卻詭異的瞬間抽取了沈白體內一部分的取血之力來補充,猶如毫發無損一般,徑直向著楚休斬來。

    這以血化劍可是沈白壓箱底的魔功,若是能夠這么輕易就被楚休克制,那他還不如不修煉呢。

    不過抽取了一部分的氣血之后,沈白的面色卻是蒼白的更加厲害了,氣血虧損之下,哪怕這一局他勝了,也是必將元氣大傷。

    當然最重要的是,楚休是不會給沈白機會的!

    在那血劍臨身的一瞬間,楚休手捏外獅子印,指印叩擊之間,佛音雷霆轟然炸響,甚至震的整個擂臺都顫了兩顫。

    直接被外獅子印擊中,沈白的腦子頓時一空,耳邊的全是雷鳴佛音在作響,這也讓他的身形不由得停頓了那么一絲

    就是這么一絲的時間,等他再次恢復清明時,對上的卻是楚休的雙目,那宛如深潭一般的目光好似深淵一般,不斷的拉著沈白的精神力陷入其中!

    天絕地滅移魂大法!

    面對同階武者,天絕地滅移魂大法不像是夏侯氏的御神術那般霸道,但現在沈白的心境卻是已經遭受重創,不復之前那般自信和堅韌。

    最重要的是沈白在動用了這血劍之術之后自身的氣血已經是虧損的厲害,精神秘法在面對氣血強盛沖霄的武者是要打一些折扣的,而現在面對氣血虧損的沈白,天絕地滅移魂大法的威能卻是更強三成。

    瞬息之間,在楚休天絕地滅移魂大法的操控下,沈白的精神力好似陷入了深淵當中一般,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的罡氣,他右臂那以罡氣凝聚的血劍轟然消散,鮮血灑滿了擂臺,他的以血化劍之法,就這么被楚休輕易的破去!

    以血化劍的魔功反噬使得沈白從天絕地滅移魂大法的掌控中醒來,但此時他的面色卻是已經蒼白到了極致,再也無法凝聚出第二柄血劍來了,而且面前迎接他的便是楚休那一記威勢驚人的大金剛輪!

    沈白下意識的一揮手,想要爆發出劍氣來防御,但那些劍氣在楚休看來卻是脆弱無比,直接就被楚休大金剛輪印所轟飛,就連沈白的雙臂都直接被轟碎,扭曲成了麻花狀,直接斷裂。

    看到這一幕眾人都是搖了搖頭,勝負已分,沈白敗了。

    之前沈白出場時可是霸氣無比,上來便直接一招重傷白無忌,展現出了他那恐怖的修為,其實就憑他那一劍,這次神兵大會也足以讓他名揚江湖了。

    而且在擂臺上沈白所展現出的實力也是極其恐怖的,特別是那沉江一劍,完全有資格讓沈白位列龍虎榜前十,可惜,沈白卻是選錯了對手,這讓他的輝煌存在了不到一個時辰。

    當然這次神兵大會之后沈白也是會名揚江湖的,不過他卻是會被當成是楚休的戰績之一名揚江湖,以一個失敗者的身份出現。

    可惜了,滄瀾劍宗好不容易培養出一個可以在這一代江湖當中排得上前列的俊杰,結果還沒風光多長時間呢,就讓人給擊敗了。

    而此時在臺上,楚休一記大金剛輪印將沈白轟飛之后,他的身形卻是并沒有停下,而是直接追著沈白而去,一掌落下,竟然還是要下殺手!

    他跟沈白的仇怨無法了結,自己可是殺了他的親弟弟,況且滄瀾劍宗也參與過追殺自己,楚休也沒打算跟滄瀾劍宗和解。

    既然如此,那他為什么不把事情做絕,在這里直接干掉沈白?

    而在場其他人對楚休的做派都差不多算是了解了,他做出這種舉動來,在場的眾人竟然都沒有多少驚訝。

    雖然江湖上大部分武者都會遵循著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的規矩,但他楚休什么時候講過規矩?

    神武門燕淮南的最疼愛的女兒他敢殺,劍王城上一代的精英弟子他敢廢,這楚休還有什么是他干不出來的?所以現在他當場要廢沈白,眾人也都習慣了,相反楚休若是手下留情,那他們才會奇怪呢。

    而此時看到楚休的動作,擂臺邊上的程庭峰不禁皺了皺眉頭。

    眼下沈白已經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了,結果這楚休竟然還要下狠手,這殺性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雖然方才沈白和楚休都說了,擂臺之上生死勿論,不過在看到了沈白施展出柳公元那沉江一劍之后,程庭峰便知道,這沈白應該就是滄瀾劍宗未來的希望了。

    沈白今天若是死在了這里,柳公元難保不會來找他們藏劍山莊的麻煩,雖然柳公元在江湖上的名聲其實還算是不錯,不是那種不講理之人。

    但問題是就連他們宗門最后振興的希望都被人給殺了,恐怕再講理的也人也會變得不講理了。

    藏劍山莊倒也不怕滄瀾劍宗,甚至不用莊主出手,程庭峰本人都不懼柳公元。

    但那柳公元已經是壽元將盡的臨死之人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對方若是真因為這件事情而遷怒到藏劍山莊,這也是一個麻煩。

    所以程庭峰也只得嘆息了一聲,道:“楚小友,得饒人處且饒人,停手吧!

    楚休聽到了程庭峰這句話,不過他卻是沒有絲毫停手的意思,反而身形更快的向著沈白沖去。

    上次他要殺燕婷婷被蕭白羽攔住了,那是因為蕭白羽欠了燕淮南的人情,必須要護住燕婷婷,他想殺也殺不了,所以蕭白羽的面子,他給了。

    但這一次卻是在擂臺上,之前大家都說的好好的,擂臺之上生死無論,結果現在看到沈白落敗,你卻是要反悔,這豈不是在偏袒沈白?你這堂堂武道宗師的臉面還要不要了?藏劍山莊的信譽還要不要了?

    況且他這次可是代表著關中刑堂來的,程庭峰若是處事不公,關思羽會看著自家的人在外面被人欺負?你藏劍山莊怕滄瀾劍宗來找麻煩,就不怕關中刑堂來找你麻煩了?

    真要是講道理,楚休還當真是有恃無恐的很,大庭廣眾之下,這件事情占理的可是他。

    所以楚休壓根就沒去管程庭峰的話,徑直向著沈白一掌落下,這一次,他要徹底了結這段因果!

    看到楚休竟然把他的話當作是空氣,程庭峰不由得冷哼了一聲,一道劍指落下,直接劃過虛空,后發先至來到沈白的身前,倒也沒有攻向楚休,而是護在沈白的身前。

    但楚休這時卻是手捏智拳印,方圓之力,天地無用!

    爆發出了自身所有力量的罡氣領域拉扯著那道劍氣,雖然只是將那道劍氣稍微拉扯的偏移了一丁點,但卻也讓楚休一記天絕地滅大紫陽手精準的印到了沈白丹田之上!

    ps:十更結束,月票在哪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今天3d318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