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俠中文網_最受歡迎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_書林_酷虎_小說樓_庫哈_讀書族 > 偵探推理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六十九章 你看我像白癡嗎?

《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六十九章 你看我像白癡嗎?

    以先天境殺內罡境這種事情有過,在江湖上也并不稀奇,甚至楚休就見過,那三名龍騎禁軍雖然是內罡境,但也死在了楚宗光和沈墨的手中。

    但這種殺人的案例卻都是靠著外物底牌來殺的,而像楚休這種面對面,硬碰硬的斬殺了一名內罡境的高手,這種情況卻是仍舊在讓在場的眾人感覺到不可思議。

    最為驚駭的便是曹大海等三人了。

    他們怎么都沒想到,自己都已經找到了一名內罡境的強者,竟然還會被楚休所擊殺。

    他們心中驚駭,但作為對手的呂鳳仙卻是仍舊冷靜無比。

    在曹大海分神的一瞬間,他手中的方天畫戟好似一條猛龍一般,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直接貫穿而出,轟然一聲,直接將曹大海給硬生生的釘在了墻壁之上!

    曹大?谥絮r血流淌,眼中露出了一抹不甘之色,他怎么都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死在呂鳳仙的手中。

    要知道他之前一直都在忌憚著楚休,包括他把許重陽找來,其實也是因為忌憚楚休,但他卻沒想到,這看似只有相貌出眾的呂鳳仙,竟然實力也是這般恐怖。

    另外兩名黑虎幫的武者一愣,幫主死了,他們還打不打?

    一個想要再戰,因為楚休那邊渾身鮮血,看著凄慘無比,估計都失去戰斗力了,而呂鳳仙連戰三人也不輕松,釘死了曹大海之后他內力即將耗盡,甚至都在微微喘息,只要解決了呂鳳仙他們便贏了。

    而另一個卻是被這種場面給嚇到了,只想要逃走,況且現在曹大海死了,這黑虎幫的幫主也該換一個人了。

    于是乎兩個人同時一動,結果卻是詭異的向著兩個方向沖去,一個逃出了陳家,而另一個卻是沖向了呂鳳仙。

    看到這一幕,那名對呂鳳仙出手的武者卻是直想罵娘,不過呂鳳仙根本就沒給他罵出口的機會,眼前一柄勢大力沉的方天畫戟已經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雖然呂鳳仙自身的消耗也不少,但一個普通的先天武者還是難不倒呂鳳仙的,幾招過后便直接被呂鳳仙所斬殺。

    逃走的那名黑虎幫的武者楚休并沒有去追,那人已經嚇破了膽子,殺與不殺已經沒有意義了,眼前可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大廳內遍地都是尸體,鮮血淋漓,陳元直這才走過來,帶著笑意道:“這次當真是多謝二位了,幫我陳家保住了紫葉茱萸,我兒能有二位這樣的好友,當真是三生有幸!

    楚休甩了甩自己刀身上的鮮血,猛然間抬頭問道:“陳家主認為我是白癡?”

    陳元直臉上的笑容僵在了臉上,疑惑道:“楚少俠為何這么說?你當然不可能是白癡!

    楚休冷笑道:“我既然不是白癡,那你認為我是那種在這里打生打死,就是為了要幫你們陳家守住至寶,最后只換來你陳家主一聲謝謝的那種白癡人物嗎?”

    陳元直的面色頓時一變,他冷聲道:“楚休!你這是什么意思?你也想要那紫葉茱萸?當初你主動要來幫我陳家,我還感激不盡,但沒想到你卻是這種狼子野心之輩!”

    說到這里,陳元直臉上露出了一絲悲憤之色:“你們兩人實力強大,我都不是對手,那紫葉茱萸你們想要,拿走便是,就算我陳家這次看錯了人!”

    楚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似笑非笑的表情來,不過此時的他滿臉鮮血,卻是顯得有些猙獰,而那邊呂鳳仙臉上的表情也是陰沉如水。

    楚休搖了搖頭:“我說了,陳家主,別拿我當白癡,應該說從一開始,你們壓根就沒相信過我們二人!”

    楚休從懷里拿出那里面裝有紫葉茱萸的秘匣,直接將其打開,隨手扔在地上,里面裝的,只不過是一堆尋常的雜草!

    楚休將目光轉向呂鳳仙:“呂兄,我就說過,你看人的眼光可不是那么高明,現在你信了吧?”

    呂鳳仙陰沉著臉沒有說話,雖然他不愿意相信陳同是在騙自己,但其實他早就看出不對來了。

    方才許重陽出現時,他們雖然他們是落入了下風,但也未必沒有一搏之力,結果那陳元直卻是一直都沒有出手,顯然是有著其他的心思在。

    眼見心思被看破,陳元直收起了臉上的假笑,冷聲道:“楚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心思!

    你說我不信你,但你楚休從一開始也是沒安好心,你跟那黑虎幫等人一樣,都是在打我陳家這紫葉茱萸的主意!”

    楚休挑了挑眉毛:“這點你可就猜錯了,我是不是沒安好心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呂兄可的確是想要幫你的,但結果,你可是讓他很失望啊!

    陳元直看了呂鳳仙一眼,忽然嘆息了一聲,剛準備說些什么,不過就在此時,他的雙目當中卻是猛然間露出了一抹銳利之色,手中四柄金錢鏢浮現,帶著呼嘯的勁風向著楚休和呂鳳仙襲來!

    “跑!”

    陳元直沖著陳同厲喝了一聲,眼下楚休已經重傷半廢,呂鳳仙也有些消耗過大,他一心想跑,這二人未必能夠追得上他。

    呂鳳仙冷哼了一聲,手中的長戟橫掃,四枚金錢鏢直接被他掃落,而后他竟然直接擲出了手中的長戟,陳同躲避不及,直接被長戟掃中,吐血而飛。

    陳元直倒還記得他這個兒子,剛想回身,楚休便已經來到他的身后,大棄子擒拿手施展而出,煞氣爆發,瞬息便擰斷了陳元直的雙臂,將其廢掉。

    楚休直接將陳元直還有陳同扔到呂鳳仙面前,隨意道:“呂兄,這個賭你輸了,那紫葉茱萸我也就不客氣了,這兩個人你準備如何處置?”

    呂鳳仙沒有直接說,而是緊盯著陳同道:“你當初找我,就是準備利用我來跟聚義莊搭線?

    我呂鳳仙的為人你應該知道,這種事情你為何不直接說,非要騙我?”

    看到這一幕楚休不禁搖了搖頭,這位老兄這輩子在看人上面栽的跟頭可是不少,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這陳家擺明了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想要借助這個紫葉茱萸玩一把大的,結果把自己玩脫了。

    如果當初他選擇把紫葉茱萸交給那三派,讓他們自己爭奪,那便什么事情都不會發生。

    在楚休看來,他們想要通過紫葉茱萸來結交聚義莊的想法也是愚蠢的很,這位陳家主顯然把聚義莊想的有些太好了點。

    聚義莊同樣是江湖宗門,只要是江湖宗門,講究的便是利益二字。

    就算你獻上了紫葉茱萸,跟聚義莊搭上了線,但結果你自己實力不濟,太過廢物,無法給聚義莊帶來利益,那也是一樣無用。

    江湖上唯有利益才是永恒,但只有實力,才是真正的根基。

    這陳家家主的實力稀松,還不如張松齡,可以說是楚休見過的最弱的先天了,就這點實力還敢算計著要去攀附聚義莊,沒有自知者明說的就是這種人。

    而此時面對呂鳳仙的責問,陳同的臉上露出一絲悔意,不過他不是后悔去騙呂鳳仙,而是后悔在發現楚休和呂鳳仙在一起時,他就不應該把這兩個人給帶到陳家來。

    可惜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所以陳同直接一咬牙道:“呂兄,這件事情是我陳家做錯了,你殺我行,但還請放過我爹!”

    他知道呂鳳仙的性格,對待敵人足夠果決,但對待朋友,呂鳳仙應該下不了狠手。

    而那邊的陳元直也是沙啞著嗓音道:“二位少俠,這件事情都是我一人之過,主意是我出的,放過我兒子!”

    呂鳳仙長出了一口氣,他直接對楚休道:“交給你處理了!

    說完之后,呂鳳仙便直接拿起他的方天畫戟,站在了門口。

    陳同想的沒錯,呂鳳仙是無法對昔日的朋友下狠手,但這卻并不代表他就有婦人之仁,就算是面對陳同的欺騙也能放過他。

    楚休的性格呂鳳仙知道,既然他說交給楚休處理,那楚休會把這二人如何,那他就管不著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今天3d318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