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俠中文網_最受歡迎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_書林_酷虎_小說樓_庫哈_讀書族 > > 天眼鑒寶 > 章節目錄 第3第055派淘圖章

《天眼鑒寶》章節目錄 第3第055派淘圖章

    [一品俠yipinxia.net]

    “你,你是不是累了?都是為了老師,這些天你都沒睡好覺,浩明,要不然你回家吧,老師一個人能行,這里有大夫,有護士,有護工,沒關系的,你別把自己累病了。(書^屋*小}說+網)”

    王浩明笑笑:“沒事兒,我好著呢。”周若娟眼眶有些濕,低頭報務嘴唇,說道:“謝謝。”

    王浩明又何嘗不想回去休息一下,可問題是,就是再累,現在也沒辦法走,周若娟母親和玲玲一家子都感冒了,他們要過來接班,那純粹是添亂,沒準會讓周若娟病上加病呢。

    而且周老師膽子太小,現在又是她最脆弱的時候,晚上只要王浩明一不在身邊,她根本睡不著覺,有時候還會嚇得偷偷地哭,所以他是一步也離不開這里,再累也得咬牙撐著啊。

    鈴鈴鈴,王浩明的手機響了,摸出來一看,是陳曼菲的電話,快步出了一區病房。

    “浩明,在哪呢?”

    “醫院。”王浩明說道。”

    “怎么了?你生病了嗎?”陳曼菲急忙問道。

    “我沒事,是我老師病了,剛做完手術,我過來看望一下。”

    “哦,是你跟我提到的那位老師吧,怎么了,什么病啊?”

    “是心臟病,剛做的搭橋手術。”

    “心臟病?這么嚴重?!”陳曼菲驚訝道。

    “是啊,有些嚴重,剛做完手術還發燒不退,這才剛好點,我在這照顧好幾天了。”

    “你在那照顧?她家里人呢?”陳曼菲有些不理解的問道。

    “別提了,他們家人全都病毒性感冒,根本就不敢來,怕再傳染上感冒,那就跟別活了。”

    “那你一個人盯著,也不是事啊,這樣吧,嗯,我現在就去你那,過會兒就能到,你等我吧。”

    “你要過來?”王浩明一愣,“哎呀,你甭來了,沒事。”

    “行了,你別勸了,我過去連看看你,你把地址發短信到我手機上,就這樣,掛了啊。”陳曼菲不由分說的掛了電話。

    周若娟雖談不上和王浩明有什么大關系,但他畢竟是喜歡她的,讓陳曼菲這個和自己發生關系的人探病她,總覺得有點別扭。

    回一區后,王浩明就把陳曼菲要來的事情和周老師說了說,周若娟驚訝了一下,然后顯得很尷尬,急忙說不用過來。

    王浩明無奈道:“我也勸了,可她不聽。”

    “可,可……”周若娟紅著脖子支吾了幾句,末了,把翡翠珠鏈一摘,收進盒子里,藏在了枕頭底下。

    半小分鐘后,陳曼菲來了。她手里拿著一個大果籃,笑瞇瞇地走向周若娟的床位。

    王浩明連忙介紹道:“陳姐,這是我以前班主任,周老師。周老師,這是我陳姐。”

    “你好,怎么樣?好點了嗎?”陳曼菲笑著問候道。

    “都挺好的,勞你惦記了。”周若娟勉強笑了一下,神色有些不自然。

    陳曼菲大大方方地往床尾上一坐,安慰道:“你這病沒事兒,放寬了心,我原先好幾個同事都做過支架,現在不也挺好的嘛,小手術,基本沒什么風險。”

    看著她倆寒暄客道,王浩明也沒言聲,有點尷尬地站在邊上。

    不多時,陳曼菲把備光落到王浩明臉上,眉頭蹙了蹙,說道:“你幾天沒睡覺了?”

    “我天天睡啊。”早上王浩明也照過鏡子,知道現在的眼睛跟兔子似的。

    周若娟一聽這話,頓時坐不住了,“陳姐,對不起,我,我…你帶浩明回去吧,讓他好好睡一覺,我這兒不用留人。”

    陳曼菲看向她:“周老師,我沒別的意思,你剛做了手術,又燒,家里人也感冒來不了,浩明照顧照顧你還不是應該的啊?可是他現在這個樣子,恐怕也堅持不了多久吧,瞧他,困成什么樣子了?”

    語氣一滯,陳曼菲對王浩明道:“浩明,你現在回家去吧。”

    “周老師沒人照顧,我哪能走啊?”

    “我沒事,真的。”周若娟急急道:“浩明,你走吧,老師一個人可以的。”

    陳曼菲下巴努了努監護室的門,“快走吧,這邊你甭管了,周老師這我照顧。”

    “啊?你?”王浩明下意識地呆了呆,“那怎么行?”

    周若娟也嚇了一跳:“是啊是啊,那可不行,陳姐,你也是,你們都回吧。

    陳曼菲淡淡搖了搖頭,黑著臉瞅瞅王浩明:“快回家睡覺,周老師這邊你放心吧,有我在,出不了事兒,嗯,明天你也別過來了,跟家好好休息。”

    她把外套脫掉,掛在床尾的欄桿上,“我這兩天住這兒,不走了。”

    王浩明伸手把陳曼菲拽起來,拉著她走遠了些,“陳姐,哪能讓你照顧周老師啊,這,這叫什么事兒嘛,不行不行。”

    陳曼菲也不說話,直接拉開了監護室的門,轟蒼蠅一樣把王浩明轟出去。

    “我還不是因為心疼你,別自己開車了,打個車回家。”

    無論王浩明怎么說,陳曼菲也不聽。

    無奈之下,王浩明只好一步一回頭地出了內心病房。

    陳曼菲這才剛認識周老師,這種情況下她還能放下身段來照顧周老師,明顯是看自己的面子。

    更何況王浩明和周若娟還有點說不清道不明。對陳曼菲的體貼,王浩明感動得一塌糊涂,心說以后一定得好好對陳姐。

    回到別墅,王浩明幾乎是躺到床上的那一刻就睡著了。

    這一睡就是將近一天一夜。

    等第二天早上天還沒亮時爬起來,王浩明只覺得身上也疼,腦袋也疼,渾身哪哪都不得勁兒。試了試表,三十六度七,倒是不燒。

    可能是太累了,打電話叫了飯菜,等吃了個十分飽后,又躺下睡覺。足足躺了兩天,王浩明終于恢復了體力。

    緩過勁兒來的王浩明,火急火燎地趕去了宣武醫院。早在電話里他就聽說了,周若娟燒已退,從監護室轉進了普通病房,但不親眼看上一看,總是有些不放心。

    心內普通病房,316室。剛要敲門的王浩明就聽見里面的說話聲。

    “周老師,我早上問大夫了,他說你身體各方面現在都挺正常,能辦出院手續了。”這是陳曼菲的聲兒。

    “你要是覺得還不舒服,咱們就再住幾天,多觀察觀察,你要覺得行了,沒事了,咱就出院,過會兒你把病歷給我,我給你辦出院尋續去,嗯,錢的事兒絡你操心,浩明存了十萬,還富裕好多呢。”

    周若娟的嗓音透著一股感激。“浩明他……”

    “喲,瞧你瞧你,怎么又掉眼淚了,快別這樣。”

    “我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為了我這點病,不但把浩明累病了,你這些天也沒日沒夜地照顧我,晚上也沒怎么睡過覺,還要花浩明的的錢,我……我這心里……唉,謝謝,真的謝謝。”

    “呵呵,別說那見外的話了,來,先把藥喝了。”

    “我自己來吧。”“你別下床了,我給你拿。”

    幾秒鐘后,只聽周若娟道:“陳姐,你坐下歇歇,別忙了,出院手續回來讓玲玲去辦吧。”

    敲敲門,王浩明推門進了去。

    此時,一身病號服的周若娟躺在被窩里,手露在外面,緊緊挽著陳曼菲的胳膊。

    王浩明笑道:“你們都在,周老師好點了嗎?”

    “我好多了,浩明你好點了嗎?”

    “沒事了。我就是有點累,休息過就沒事了。”

    陳曼菲笑呵呵道:“咱們也甭跟這兒聊,先出院。”

    王浩明將病歷啥的全拿過來,不由分說地去不去那手續了。

    中午飯是跟廣安門一家羊蝎子館吃的,吃過飯,先送了周若娟回家。

    王浩明開著車走在二環路上,側頭對副駕駛位上的陳姐道:“這幾天辛苦你了,看把你累的,唉,都怪我。”

    陳曼菲瞇了瞇眼珠子,舒舒服服地靠在座位上。“嗯,知道我的好了?”

    王浩明立刻表態:“陳姐,我以后肯定好好……”

    “得了得了,甭跟我玩那套虛的。”陳曼菲笑著打斷道:“有那個表態的工夫,你還不如來點實際的呢,嗯,這兩天肩膀有點疼,回頭給我按按摩。”

    “沒問題,交給我。”王浩明騰出一只手捏住她的手。“陳姐,我下輩子都會對你好的。”

    陳曼菲笑罵道:“死去吧你,這輩子就讓你折騰得夠嗆了,你下輩子還想接著禍害?殺人不過頭點地,沒有你這么欺負人的啊!”

    陳曼菲這幾天照顧病人也很累了,王浩明將她送回家并沒有耍流氓,只是讓她趕緊好好休息。

    ===========

    王浩明終于考入了京大考古系研究生,期間王浩明游走于全國各地,甚至新疆、西藏都留下了他的足跡,在此期間他收到了西藏活佛的接見,并贈與其隨身佩戴的天珠和灌頂賜福。在新疆,他憑借特殊的能力,發現了大型玉石礦。

    不僅如此,他還作為專家,參加了電視臺的“鑒寶”欄目,成為了年輕的古玩專家。

    他的足跡還遍布海外,到國外進行文化界交流,幸運的他得到了一批珍貴的外國珍玩。

    王浩明便趁機向外國佬提出交換文物的要求,經過一系列的‘敲詐’換回了大批流失海外中國文物。

    收攏了大批古董珍玩的王浩明還建立了私人博物館。

    可以看穿風水布局、法器的王浩明,還會幫別人看看風水,并且和各色風水師斗智斗勇,斗寶斗力,一較高下。并且他剝繭抽絲識破日本人的惡毒陰謀,并且力挫日本風水師。

    通陰陽五行之術,傳風水之秘,趨吉避兇、化煞生旺、招財進寶……這些在常人眼中神奧莫測的事情,在王浩明的手中不過是翻掌之易。

    王浩明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通過他的努力終于使母親和外公盡釋前嫌,使母親不再家截止日時獨自垂淚。而王浩明也終于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溫暖,不再是只有自己與母親形單影只。

    在不斷攫取財富的同時,他也儼然成了社會名流、富豪又愛又怕的風水大師、、玉石協會理事、私人收藏博物館館長。完成了他人生的逆襲。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今天3d318期历史记录